VIP标识 上网做生意,首选VIP会员| 设为首页| 加入桌面| | 手机版| 无图版| RSS订阅
 
当前位置: 首页 » 质量管理 » 有机食品 » 正文

有机产业:成长的烦恼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5-12-09  来源:《财经》杂志   作者:贺涛 高胜科 蔡婷贻   浏览次数:579
核心提示:很少有一个产业同时面对如此多的变化和问题。经过20余年发展,中国有机产业仍处于初级阶段,未来该如何走向成熟?
 很少有一个产业同时面对如此多的变化和问题。经过20余年发展,中国有机产业仍处于初级阶段,未来该如何走向成熟? 
  王申福在北京密云县古北口镇北甸子村创办了乐活村农庄,以生产散养蛋鸡为主。据多年的经验,他认为市场上没有真正的有机鸡蛋,“达不到那个标准;标准够了,价格会高得吓人”。 
  有机食品在消费者的心目中,除了“安全健康”的关键词外,价格更高也是明显的特征。联合国贸发会和世贸组织设立的技术合作机构——国际贸易中心针对中国消费者的调查显示,71%的受访者愿意多付20%-50%的价钱购买有机食品。 
  有机食品价格高,很大程度上是由于生产成本高。 
  高价何来 
  在创业前,王申福曾在多家农牧企业从事管理,本身就是一个农牧专家。他在乐活村的养鸡场地达1000余亩,由山林灌丛和河滩林地组成,划分为四个养殖区,每年总有两个养殖区处于轮休状态,以便让土壤自净。 
  如果严格按照有机养殖标准,王申福挣不到钱,他坦陈,首先乐活村的环境无法严格按照有机标准饲养蛋鸡,其次,“现在我一斤蛋才卖25元,消费者已经觉得很贵”。 
  根据王申福的测算,一只有机蛋鸡一生要吃80斤有机玉米,假设有机玉米的成本是3元/斤,就是240元。有机蛋鸡要自由放养,产蛋量仅为规模化养殖的三分之一。在乐活村,一只鸡的总产蛋量平均为12斤,如果全部喂食有机玉米,摊到每斤鸡蛋的成本就是20元,这还不包括其他辅食、人工费用、轮休土地的成本和疾病等风险。 
  慢,是有机农业的一大特质。禁用化肥,果蔬成熟慢;禁用化学农药,杂草、害虫和病害除得慢;禁喂常规饲料,禽畜生长慢。慢,也导致有机农业产量没有保证。 
  在常规农业中,农民只需按照田地的面积,控制好化学农药和化肥的投放量,收成就能有所保证。但有机种植不同,农民必须学习管理整个生态系统,用生物技术来控制害虫,用动物粪便给土地供肥,还有间作和轮种等种植方式,目的都是促进作物的生长。 
  有机生产还有不少额外支出。多利农庄创始人、总裁张同贵算了一笔账:多利农庄有机种植基地近5000亩,在基地建设上投入了4亿多元。租赁种植基地每亩每年要支付1000元-2000元的土地流转费;拿到土地后,要投入土壤改良的经费和固定资产等,土壤改良3年期间,几乎没有回报;人工除草和有机施肥需要投入较多劳力,通常是种植无公害蔬菜的4倍-5倍。 
  在欧洲、美国、日本,普通蔬菜的平均价格为每公斤4美元-5美元,有机蔬菜的价格为每公斤6美元-7美元,高出30%-50%。在中国,有机蔬菜与普通蔬菜的价格差距更为悬殊,普遍在3倍-5倍。张同贵认为,国内的有机蔬菜价格和国际价格接近,与普通蔬菜的价格悬殊主要是后者价格偏低导致,“农民种普通蔬菜赚不到钱”。 
  中国的有机生产者对产量很看重。为达到与使用化肥同等的效果,有机肥的投入量至少是化肥的5倍,这和国际上主导的定期休耕、恢复地力的逻辑根本上反拧;规模生产也意味着更多的工业化“烙印”,这与充满田园气息的有机生产方式相悖。美国作家迈克尔·波伦就在《杂食者的困境》一书中论断,商业化的有机违反了有机运动的最初理念,有机产业越成功,有机农业也就越向它原先所抵抗的工业系统靠拢。 
  另外,蔬菜、水果的运输损耗很大,有机生产者还会淘汰那些品相不好的蔬果,这些成本都会被转移到商品价格中。 
  中国农业大学有机农业技术研究中心主任杜相革认为,有机产品应该着重提高商品率,收益自然随之上升,产品价格也就有下降空间,“只有加工产品占到80%,才能体现有机的价值,才能形成良性市场”。事实上,国内有机产品大部分是初级产品。在全国现有的1万余张有机认证证书中,加工类证书仅1000多张。这意味着九成产品都是按照初级产品去卖,体现不出价值。 
  有机不易 
  近年来,一些此前并无农业经验的资本进入有机农业领域,杜相革认为,跨界进入的资本,总体是失败的。 
  中国有机食品协会提供的材料显示:大部分新进入企业只浅层次地认为这是一个有潜力的市场,而对于这个市场的消费者定位、产品营销等并不了解。 
  汇源集团一度被看好。早在八年前,汇源集团在北京市密云县东邵渠镇一块背靠大山的土地上,开始孵化一桩新“生意”,通过土地流转的方式,租赁1.5万亩土地,租期为50年,兴建主打有机概念的汇源生态园。创立之初,汇源生态园被规划为理想的循环经济样板,即前端种植、养殖;中间猪、羊、牛排泄物变成有机肥,加工果汁后剩下的果渣制成沼气,供园区和周围村民使用。再辅以有机食品加工、物流。但至今,汇源生态园仅部分实现有机蔬果的种植。园区内规划中的数排加工车间仅完成了厂房的搭建,尚未正式启用。 
  据一位知情人士透露,投入大、风险高,又很难短期实现盈利,因此汇源也顾虑重重。直到2008年,汇源集团高层坚持既然已经投资,并对外宣称要做有机农业,有必要坚持。2014年4月5日,汇源生态园的一位负责人透露,汇源在有机农业板块已投入资金10多亿元,尚未实现盈利,始终由果汁项目补贴有机农业的亏损。 
  与汇源集团的谨慎推进相比,万达集团2011年1月对外宣称在北京延庆,打造世界一流的有机农业园区,占地面积5600亩。按照规划,园区建成后将形成年生产有机蔬菜1280吨的能力,可满足2700人用餐需求。其公关总监李海峰告诉《财经》记者,延庆的有机农业园目前定位是为集团员工提供健康、绿色的食品,没有对外销售。 
  除了建基地,一些企业也采用“公司+农户”或“公司+合作社”的商业模式,通过与农民或合作社合作,统一种植、养殖要求,统一收购,但这种模式很难保证农户私下没有小动作。 
  即使是早期进入有机行业的公司,也会遇到商业模式和营销理念的沟坎。2005年在上海成立的多利农庄,在有机业界的声望如日中天。2011年9月,多利农庄的第二轮融资获得德同资本等四家创投公司的联合投资,合计1.8亿元。手里有钱后,当时主要在上海发展的多利农庄,与北京市大兴区的留民营村签署战略合作协议,欲以此为基地,切入北京市场。 
  留民营村是国内最早一批自发从事有机农业生产的基地。村集体下辖的企业——北京青圃园菜蔬有限公司,专门从事有机蔬菜的种植与销售,也是与多利农庄合作的对接者。然而,双方合作刚满一年,就不欢而散。现在,张同贵告诉《财经》记者:“我被‘生态农业第一村’的名头忽悠了。” 
  北京青圃园菜蔬有限公司经理孔庆华则认为,多利农庄的管理混乱,在上海的那一套模式到了北方行不通,造成较大亏损。比如,市场推广不计成本,在北京凤凰城等十多个高端小区免费送菜试吃;产出的有机菜销售不掉,就一筐筐地拿到村里的鱼塘喂鱼。 
  留民营基地的租金一年300万元,加上设施建设等投入,该基地的失利让多利农庄损失了几百万元。对有机农业初期的艰难,张同贵有深刻了解。多利农庄成立的前四年里,一直处于亏损状况,直到2009年才开始实现盈利。由于有机农业的投入成本大、回报周期长,获得有机认证需要经过三年的土壤改良,相当于头三年必然是亏本的。 
  对亏损早有心理准备,张同贵说这不是他放弃留民营的原因,“留民营基地在生产中有许多不规范的地方,当地水质也不好,村里飘散着臭烘烘的沼气味道,不适合做有机农业生产,多利进入后被搞得很狼狈”。一位有机食品公司的总经理也透露,由于长期施用鸡粪肥,留民营土壤情况并不理想,“(我们)曾想去合作,就是因土壤问题而作罢”。 
  多利农庄在留民营基地的失败,根本原因还在于商业模式固有矛盾的尖锐化。多利农庄采用自营模式,就是公司从地方政府租地,把农民变成农民工,这需要很高的成本投入,若协调不好利益关系,难以调动农民的积极性,而且,有机农业生产比较复杂,无法进行标准化管理。 
  “合作告吹后,留下了一个烂摊子,影响了我们的声誉,目前其他企业不敢轻易接手。”孔庆华介绍。 
  现在,多利农庄在北京销售的蔬菜,全部由上海、成都等基地空运。张同贵表示,空运增加了一些物流成本,但不至于亏本卖菜,而把有机蔬菜配送至每位消费者家中是最大的物流成本。 
  在正谷(北京)农业发展有限公司(下称正谷公司)董事长张向东看来,中国的有机产业仍处于初级阶段,大规模投资有机农业为时尚早。 
  市场的根基 
  礼品一度是有机食品销售的重要渠道。一份份价格高昂、包装精美的有机食品大受欢迎,与多利农庄并称国内有机“双雄”的正谷公司,借助向企业客户推广礼品卡,销售高速增长:2007年创业伊始,销售额仅80万元,到2012年,正谷公司年销售额已经达到2亿元。 
  今年以来,由于礼品市场的萎缩,有机食品产业的发展回归依靠个人消费的渠道。 
  个人消费市场的瓶颈,仍在于建立生产者与消费者的信任机制。建立起信任机制,有机确实能带来比非有机食品更高的利润。2013年,美国有机食品零售市场约达350亿美元,有机食品成为美国超市营业额的成长主因。强调贩卖天然和有机食品的美国全食超市公司,1992年在纽约上市,现在旗下373家分店遍布美国、加拿大和英国,2013年度营收已达129亿美元,比2012年增长了10%。全食超市的强劲竞争对手——总部在亚利桑那州的豆尖农夫超市,2013年8月也在纽约挂牌上市,集资3.4亿美元,主打平价有机产品,其在全美有167家店,该公司预估未来平均年营业额将增长15%。 
  研究公司TechSci 2012年的调查报告预估,美国有机食品市场销售在2013年-2018年间还会增长14%。另一项调查显示,81%的美国人有偶尔购买有机食品的习惯。 
  中国有机产业曾几乎全部出口,但现在越南、缅甸,以及非洲的很多国家都进入市场,“中国有机产业的国际竞争力并不强。”杜相革说。2011年,全球有机食品的销售额达630亿美元,中国的有机食品出口额仅为4亿美元。竞争国的土壤腐殖情况好,利于植物生长,用药和用肥量会减少,而且地价较低。 
  一些国内企业也开始到海外包地。2012年,联想集团在原农业投资事业部的基础上正式组建成立佳沃集团,在智利和澳大利亚建设了水果生产基地。联想控股董事长柳传志对外称,在青岛基地种蓝莓,一公顷产1吨;而在智利,一公顷产13吨蓝莓。国内的土地腐殖质占0.2%,联想控股在智利的农场,土地腐殖质达3%-15%。 
  出口市场已经非常成熟,后续企业很难再打进去。好在国内有机市场逐渐发育。中投顾问农林牧渔业研究员宋杰凝分析,国内有机农产品[-0.96% 资金 研报]市场每年将以30%-40%的速度增长。 
  但一个不好的苗头必须遏制。在国内,由于“有机”两字带来的高附加价值,一些企业夸大有机产品功效甚至虚假宣传,让业内人士深感不安。比如,多个品牌的有机牛奶,都在广告中宣称其全程零污染、零添加,张向东认为,“这是在误导消费。”虚假宣传让中国消费者对有机食品的预期过高,甚至期望所有的有机农产品中没有一滴农残,“这是不现实的”。江西金源农业开发有限公司营销总监张羽说。 
编辑:foodnews

 
[ 网刊订阅 ]  [ 质量管理搜索 ]  [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关闭窗口 ] [ 返回顶部 ]

 
0条 [查看全部]  相关评论

 
 
推荐图文
推荐质量管理
点击排行